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三哥

 
 
 

日志

 
 

游神与玄思  

2012-03-04 06:31:31|  分类: 高行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游神与玄思

    高行健      

 

 

生命之于你

重又变得这般新鲜

还在这人世

纵情尽性

再一番驰骋

莫大的幸运!

死神本当将你收拾

是上帝说且慢

再留他一程

这孽障犹言未尽

不妨由他把话说完

这主太多的头脑

早该清理掉

与阴暗为伍的死神

如是说

上帝毕竟仁慈

放他一马

待他如宠儿

再一次宽容

如今,你离苍天很近

离人寰甚远

方才赢得这份清明

啊,偌大的自在!

你俯视人世

芸芸众生

纷纷扰扰

一片混沌

窜来窜去

全然不知

那隐形的大手

时不时暗中拨弄

 

井圈

无限幽深

上帝

就坐在里面

闭目养神

你我都看不见

 

生命是个奇迹

你来到人世

纯属偶然

你其实

不如一根草

是否过得了今冬

只有天知道

那草明春

照样风中飘摇

你如此渺小

还不如尘埃

限期到了

便一笔勾销

可尘埃呢

去而复来

总也抹不掉

生命来得偶然

去也偶然

灵魂的消散

比尘埃还快

尘土与生命

原本分不清

升华与还原

无所谓终极

你便是一个

不可言说的奇迹  

一颗骷髅

两个黑洞

残缺的下巴

不再说话

一副散架的骨骼

如同干枯的树杈

 

只要退后一步

便可以审视

那颗头颅

尽管取下

尽兴把玩

等腻味了

不妨再安上

 

真理不可说

说出的都不是

知道了就好

不知道的

可不由他去了

譬如说

人不免一死

谁听了不是耸肩

就撇嘴一笑

到笑不了的时候

也就验证了

要知道

你好不容易从泥沼爬出来

何必去清理身后那摊污泥

且让烂泥归泥沼

身后的呱噪去鼓噪

只要生命未到尽头

尽管一步一步

走自己的路

你不妨再造

一个失重的自然

心中的伊甸园

可以任你优游

由你尽兴

              

须知

自言自语

乃语言的宗旨

而游思随想

恰是诗的本意

               十一

上帝成了一只青蛙

就不那么凶狠

睁大眼睛不说话

而上帝不开口

也不那么可怕

魔鬼便坐在你对面

同你讨论人性之恶

和人的丑陋

而人心之善

却不是魔鬼的事

说得竟那么到位

都止不住哈哈大笑

没有过的透彻

难得这样开心

上帝

睁睁一只圆眼

另一只紧闭

默不做声

只听

十二

这一切怎样开始的

你已经记不清

总之

上帝与魔鬼

同你坐在一起

说坐不很恰当

这失重的天堂

坐或站或倒立

都没有意义

而意在言外

说与不说如同沉默

讨论便如此这般进行

上帝、魔鬼和人三方座谈

你作为人的代表

虽无人选你

民主与多数取胜

人间这点道理

在天堂概不成立

至于推理与逻辑

注意!

说的正是

堂堂正正的大道理

还抵不上一块擦脚布

须知:

伊甸园里不穿鞋

魔鬼长一双蹄子

上帝漂浮在云端

赤脚的可不只有你

十三

你可曾见过丑陋的树?

无论高大或矮小

直长斜长

在平地或是山顶

哪怕石缝或是岩壁

再恶劣的气候

环境那怕再险恶

告诉我

你可曾见过

一棵丑陋的树?

再说,你可曾见过

哪根草丑陋?

不管墙头或瓦缝

丛生或孤单一株

风雨中飘摇

即使折断或枯萎了

告诉我,你可曾见过

哪根草就此丑陋?

那么,你可曾见过

哪座丑陋的山?

荒山野岭或林木茂盛

即使山石嶙峋

且别说崇山峻岭

告诉我,你可曾见过

一座山丑陋?

或者,你可曾见过

丑陋的石头?

即使打凿或断裂了

那怕碾得粉碎

总还保持石头的本色

可你我无疑都见过

行径丑陋的人

五官俱全

相貌端正

却内心阴暗

手段凶狠

哪怕装得一本正经

冠冕堂皇道貌岸然

做出的事却令人跌碎眼镜

十四

人都会说三道四

指鹿为马

人都会对天发誓

给别人画地为牢

人都会装神弄鬼

较之巫师跳大神

还不那么费气力

人都会指东道西

品头论足

而撒谎扯皮

较之玩魔术

来的全不费力气

人都会扮成天使

把对方说成魔鬼

人都会口蜜腹剑

血口喷他人一身

人都会义愤填膺

正义得简直不行

既主持了公道

又把别人踩倒

人都会辱骂

歇斯底里发泄

一生的怨气

谁碰上谁倒霉

人都会发疯

还不可抑制

把对方扑倒在地

恨不能一把了结

捏住的那条活生生的性命

人都好争斗

这才有输赢

还总也要打仗

容不得太平

非弄个你死我活不可

方才甘心

啊,人啊人,

不吸取教训

从古至今永远有战争

啊,不幸的人们!

十五

和魔鬼结伴

有多轻松

以你做人的经验

想象不出能那样开心

就瞧他一路恶作剧

弄得鶏飞狗跳

小儿哇哇的直哭

姑娘们尖叫

男人一张张铁青的脸

唯有老娘们捂面

止不住窃笑

充其量也就如此而已

与魔鬼为伍毫不费心思

无须提防背后的诡计

且不说恶言中伤

暗箭伤人

仅仅是诽谤

就得一箩筐一箩筐装

还别说种种罪名

都名正言顺

大义凛然

宣判你无期徒刑

将你从故国的花名册上

一笔勾掉

同人结伴可不是闹着玩

再说人还不肯同你为伍

纯洁队伍先把你清除

不只是你这人

哪怕你隐蔽的思想

也统统埋葬

还是同魔鬼打交道

来得轻松

说笑都一无忌讳

从主席到总统的丑闻

再说到女人裙衩之间

那可是魔鬼的拿手好戏

自然津津乐道

笑得满地打滚

这原本是魔鬼的性情

不像上帝一本正经

手持无上权柄

脾气却来得古怪

动不动降瘟疫与天灾

叫人类险些灭种

魔鬼嘛只不过

时不时闹点荒淫

十六

你已经千遍万遍

追究过生命的涵义

此时此刻方才明白

这美好的瞬间

和瞬间的美妙

政客去追逐权力

准政客追踪妄想

你毅然决然

拒绝充当他人的摆设

不再浪费所剩无多的性命

再说,这哪是你玩的游戏

不如回到性灵所在

重建内心的造化

率性画上个园圈

再后退一步

将生存转化为关注

睁开另一只慧眼

把对象作为审美

十七

你歌唱清风

也歌唱苦难

唱清晨和黄昏的太阳

唱早春三月

烟雨洗不净灰蒙蒙的天

歌唱爱情

也歌唱失恋

还歌唱孤寂

自言自语

自己得趣

十八

泥沼漫漫

无边无际

没有白天

没有黑夜

无日无月

没有虫鸣

没有鸟叫

有的只是

泥沼在呱噪

还紧紧咬住

你每一步下脚

总也摆脱不掉

十九

事情可不就这样荒腔走板

像时间一样扭曲

全都认不出来了

李四和张三

蚊子和苹果

果树或铁犁

剃刀和刺刀

和乌鸦或蝴蝶

革命与反革命

或反革命与革命

也不知谁反谁正

逻辑与悖论

啊,唯有生命

才值得肯定

更何况

人也只能有一回

二十

从质疑到挑战

再导致

同世界和解

与他人共存

人生之路

大抵还只能如此

二十一

等待的往往不来

来的却令人愕然

乌托邦最好永远

留在乌有之乡

希望之虚妄

不如实实在在

过一天是一天

一如既往

二十二

号角响了

远远来自天边

像一层层波浪

悠长悠长

由远及近

传递到跟前

唤起心中

深深的悸动

天也黎明

你该启程

这行程等了整整一生

没有预定的路线

也没有目的

还没有终点

你伸出左手

不,你伸出右手

闭上双眼

径直向前

这就是你要走的路

你要走出的路

其实就在脚底

居然还有一生

且不管长短

供你消遣

又多么幸运

二十三

你如此脆弱

如同石缝中一根草

居然踩不死

你如此微小

如同一粒种子

却无处不能生根

你守住内心

那清明的意识

人世众生相

看在眼里

世间的纠葛

概不理会

你自我审视

明镜之中

另有一番境界

也就了却妄念

抵达一个人

所能的极限

 二十四

从儿时起

一生的努力

那永无止境的义务

而责任又一再追加

压得你难以喘息

如今剩下这点时间

该留给自己

不妨把一轮明月

托在掌心

或是凝望海天之际

橙红的太阳正在下沉

阖上眼睛

去追随落日的余辉

二十五

如今没有人对你发号施令

没有人赋予你什么使命

没有人期待你的声音

你居然有话要说

还非说不可

不能不说的话

才诉诸笔墨 

二十六

啊,诗

无非语言的游戏

思想

才是语言的要义

啊,以诗言志

又多么乏味

你不如以言语戏弄人世

可别忘记且先愉悦自己

二十七

我沉重而你飘拂

我混浊而你清明

我狭隘而你豁达

我自以为是

你无是无非

你平静而我躁动

你注视之下

我幸好得以沉静

二十八

你一个游人

无牵无挂

没有家人

没有故乡

无所谓祖国

满世界游荡

你没有家族

更无门第

也无身份

孓然一身

倒更像人

你如风无形

无声如影

无所不在

仅仅是一个指称

一旦提及

霎时面对面

便在镜子里边

二十九

啊你

一个优人

嘻嘻哈哈

调笑这世界

游戏人生

全不当真

哦,你

一个悠人

悠哉游哉

无所事事

一无执着

无可无不可

嘿,你

好一个幽人

在社会边缘

人际之间

那种种计较

概不沾边

三十

一团意识

清晰而澄明

而我混沌之际

霎时间

便离我而去

说来便来

毫不含糊

说去便去

更无犹豫

说有便有

说无便无

超越生命的短暂

无生无死

不生不灭

看不见的光

听不见的声音

可近可远

咫尺到无限

你永恒

而我

不过是个过客

三十一

感觉到的

诗人才说

感觉不到的

留给哲学

三十二

该说的似乎已经说了

剩下的不可言说

也就不必说穿

不妨学佛陀

咧嘴

做一付笑脸

三十三

从说完了的地方下笔

画一块石头深思

画颗柳树悲泣

再画一只不流泪的眼睛

注视你自己

三十四

偶然来到人世

又偶然走了

命运之于人

或人之于命运

可不如此

三十五

没有怨恨

又多么轻松

七十而立

还稳稳当当

捡回剩下不多的性命

诚然

你抗拒不了死亡

只是同死神一再周旋

以游戏延缓他的来临

三十六

你又见到那人

夜半三更

一身黑衣

孓然一身

瘦骨伶仃

不緊不慢

飄拂如風

好一副身形

猶如無主的影子

在這世上游蕩

又像一個隱喻

或一則寓言

   二O一O年

  评论这张
 
阅读(2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