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三哥

 
 
 

日志

 
 

李泽厚谈超女  

2011-04-18 02:58:28|  分类: 咖啡小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被《中国新闻周刊》的几位“超女”绑来的。我说我不能来,她们说一定要来,最后我没办法,投降了。说她们是“超女”,不是因为她们的歌唱得多好、声音有多大,而是因为她们想自由地表达自己的声音,这是很不容易的,也是很值得努力的事业,所以我来参加今天的论坛,表达对她们这种“超女”精神的支持。

  我是从机场到家的路上听说“超女”的。我的朋友和学生都在谈“超女”,而且都给了肯定的评价,所以我看了最后一场。“超女”的现象很复杂,我是搞美学出身的,所以从感受的角度来谈谈我的看法。

  我问他们为什么喜欢看“超女”,有人说很痛快,有人说很开心,有人说很舒畅,总的来说就是很快活。快活有多种多样,这种快活的特点是什么?我觉得是无拘无束。那些女孩子来自下层,没有拘束,想怎么表现怎么表现,而观众是想投票谁就投票谁,任何人都可以自由表达自己的声音和愿望。这种没有拘束的、并且形成群体气势的快乐,好像是平常比较少有的。

  所以倒推来看,是不是说我们现在的生活不是很快活。中国的特点是前现代也好,现代也好,后现代也好,同时并存。因为进入现代社会,以理性控制一切,激情燃烧的岁月过去了,黑格尔所说的感官世界来临了。所有人都是急急忙忙地干工作,平平淡淡地过日子,生活非常喧嚣,但又特别单调。即使是生活好一些的人,也并不能完全放开地、无拘无束地享受自由;而下层的打工仔、建筑民工等等,为了生存,也很不快活。某种意义上,前现代的不快活和现代生活的不快活在这种特定的环境里,是不是有一种无意识的压抑。这种压抑可能不是有意识的,而是一种无意识的,所以一旦有这么一个机会发生的时候,就能造成群体性的释放。群体在一起的时候,最容易遭造成一种快乐的感觉。所以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假设人们长期处在一个无意识的压抑状态下,怎样能够得到宣泄?对此,我们的文化又应当怎样面对,怎样解决,这是应当思考的。

  但是看看现代社会的文化生活,什么行为艺术、概念艺术,老百姓看不懂,也不喜欢,包括我本人也不是很喜欢。但像“超女”这类的娱乐形式,以一种青春的、富有个性的、无拘无束的方式,为这种群体性的无意识的压抑,提供了一种非常健康的宣泄渠道。所以我们的文化是不是可以在这中间找到一些新的东西。

  为此,我鼓励一种新的文化态度,我称之为“转换性的创造”(相对于学者林毓生提出的“创造性的转换”)。这种创造不是把原来的东西都打掉,不是革命性地创造,而是就在现有的社会政治基础上的创造;这种创造不是模仿,不是克隆港台、西方的文化,而是创造一种新的形式。在这一点上中国其实有很丰富的创造力量。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